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甜甜的屁眼儿上部完

甜甜的屁眼儿上部完



(一)原罪


我是一个极度闷骚的人,总把一股淫荡的气息牢牢锁在心肺之间,直至酝酿出一股沸腾的欲火,烧得身体欲疯欲狂,最后无可奈何,寻找到一个爆发点,然后五指缠绕,上下撸动,将无法压抑的闷骚随同粘稠的白色液体射出体外。

对于一个十八岁的高*中生来说,这样的爆发点随处可见,尤其是我们班的语文老师董妍卿。她是一个刚刚结婚的妇人,大约二十七八岁。董妍卿天生一副成熟蜜桃的样子,脸蛋儿丰盈,身子一前一后两处峰峦饱满挺翘,甚是惹人注目。

董妍卿的授课富于激情,她每每在黑板上写字,写到下面的位置时,总会毫无顾忌的把身子向后一挪,翘起被富于张力的黑色尼龙裤包裹的圆臀。圆臀总会被她书写时的动作牵连,在我的面前来回地晃动。

我坐在教室的最前一排,每当这个时候,我总会感觉到她裤裆里的气息,炽热,风骚。这股气息扑面而来,无可抵挡。

此时,我的手会情不自禁地伸进自己的裤裆里,在脑海中幻想出一幅波澜壮阔的画面,伴随着晃动地圆臀,我颤抖着身体,紧紧地屏住呼吸,将混合着尿骚味的精液射出来。没错,是射在内裤上,因为我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一开始遇到这种情况,我会立刻回宿舍换一条崭新的内裤,但后来随着射精次数的越来越多,新内裤已然供不应求,于是我索性不再理会。

我射精次数越来越多并不是因为语文课越来越多,而是因为我们班还有别的美女。她叫孙甜甜,我想,我是爱她的。我默默地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看到她的眼睛我会感觉到莫名的快乐,跳动的心脏仿佛变成了一只氢气球,漂浮在云端。在路上偶遇她的背影,我的心就像突然被小狗湿漉漉的舌头舔了一下,软软的,黏黏的。我时常会希望时间在我面对孙甜甜的时候停止,地球也可以再这一刻尽情的毁灭,因为我会快乐地死去,而不必面对以后的种种痛楚。

我对痛苦的预见性源于孙甜甜的骄傲,我清楚她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她的骄傲让我感到自卑,不知从何时起,我努力搜寻她的目光,却不敢正视其中的神采。

渴望听到她的莺声燕语,却只是偷偷的站在她背后的角落里。

在她背后的角落里,我看到了她精致的臀部,那是少女的臀部。她的臀部虽不似董妍卿那般丰满,但是纤丰合度,包裹在牛仔裤里,有力地向上翘着。

每当我意淫着孙甜甜射精之后,我认为自己是分裂的,对于性与爱的分裂。

我能感觉到自己对于孙甜甜柏拉图式的爱恋,她是我人生的新大陆,我爱恋她的时候,是没有性的渴望的。但我已经说过,我是一个闷骚的人,每当欲火难捱之时,我的身体里只有欲望,没有爱念,精液会射得一塌糊涂,弥漫的腥臊的味道是我对每一个性感女人热烈地执念。


(二)你是我的敌人



在林白成为我的敌人之前,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来自同一个村子,住在同一个宿舍,也有着相同的爱好,我们时常彻夜长谈,互相引为知己。

但是有一点他与我不同,他拥有女人喜欢的身材和脸蛋,衣着打扮也非常时髦。尽管他的父母在村子里起早摸黑,月收入只有几百块钱,但林白总是穿着一身名牌服装,光是一双耐克鞋就价值七百元。

林白买鞋的钱是向家里骗来的,声称是学校收取的资料费。林白的父亲是一个文盲,但为了儿子的学业却是不惜一切代价。当衣衫褴褛,状若乞丐的林白父亲来到学校时,林白将父亲推到了角落里,眼神冷漠地看向远方。

其实这里根本很少会有人,是林白跟父亲见面的固定地点,但林白心里还是惴惴不安,生怕别人知道自己有一个如此肮脏不堪的父亲。

但是这一切我却看在了眼里,因为林白在这件事上没有必要向我遮遮掩掩。看到林老伯颤抖着双手从怀里掏出一沓钞票,然后被林白干脆利落地拽了过去,我心里一沉,那一刹那对林白竟是说不出的讨厌。

但我们毕竟是朋友,而且我还欠他一个人情。因为如此,我把原本要说出口的指责他的话吞回了肚子里。

事情是这样的,两个星期前,林白趾高气昂地拿出了一张漂亮的信纸向我炫耀,我看过之后,眼前竟是突然一黑,差点晕倒过去,整个身体里似是灌满了铅,无比沉重,毫无气力。

那是孙甜甜向林白求爱的情书。我问林白如何打算时,虽然极力控制,但声音依旧是颤抖的。
林白笑着说孙甜甜不是他喜欢的类型,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我对孙甜甜的暗恋,所以他会拒绝她。最后,林白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兄弟加油!」

从那时起,我发誓林白是我一生的兄弟。

然而,当我兄弟的父亲嗫嚅着想要说几句体贴的话时,林白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你回去吧,我还要上课呢。」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等到林白的背影从视线里消失,林老伯才转过佝偻的身子,准备离开儿子的学校。

那一刻,我忍无可忍,冲过去拉住林老伯的手说:「林大爷,你怎么来了,我带你到我们宿舍坐一坐吧。」我不容林老伯反对,拉着他的胳膊,往宿舍楼走去。

我把林老伯带到了我们寝室,一路上介绍说这是林白的父亲,我的同学亲切地向林老伯问候,林老伯言语木讷,只是憨厚的笑着,不断点头。

如此一来,我彻底得罪了林白,他看我的眼中直欲冒出火来,但他一直没有出言质问,我以为他终究会明白我的一番苦心的。

到了晚上,林白笑着把手机递给我说:「里面有一个视频,你看精彩不?」

递给过手机的同时,林白邪恶的笑容里充满了无穷的怨恨。我微微一愣,最后接过手机,打开了视频。

这是林白自己录制的视频,是一段性爱视频,关于他和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妇的性爱视频。
镜头里的妇人趴在床上,把屁股高高地抬起,股间一片漆黑,透过杂乱的阴毛,暗红色的阴唇若隐若现,仿佛一道诱人的峡谷,不断涌出的淫水粘在阴毛上,闪闪发亮。

之间视频里的林白掏出自家粗而长的鸡巴,顺利地挺刺而入,然后熟练地耸动身体,快速抽插起来。

那是怎样的一种状况,我在脑海中不断想象林白的感觉,我想少妇的阴户一定是温暖而湿润的,她紧紧地包裹着林白硬邦邦的鸡巴,在淫液的润滑下顺利地吞吐,露出阴户里细嫩粉红的肉壁,肉壁上挂满了淫靡的液体。

林白不断撞击少妇的肥臀,少妇逐渐开始淫声浪语起来,声音竟是非常地熟悉,我脑海中蓦然一震,这竟是董妍卿的声音。

董妍卿像狗一样趴在床上,忽然回过头来,扯着嗓子喊叫起来,无非是心肝儿,宝贝儿,亲老公之类的淫声浪语。林白骄傲地挺着胸膛,如同征服者一般,大力挞伐着胯下女人。

虽然曾经看过无数的日本AV,但没有一次能与此时的心情相提并论,因为男主角是我朝夕相处的伙伴,而女主角却是自己意淫过无数遍,却无缘一亲芳泽的少妇老师。

我心中火烧火燎,一方面是欲火沸腾,另一方面却是妒火作祟。我感觉到自己的鸡巴硬如钢铁,然而却没有一个能够容纳它的阴户,我想把手伸进裤裆,奈何林白就站在旁边,碍于脸面,我用力低着头,遮掩自己逐渐粗重的呼吸。

这时林白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看这个。」

我抬起头,看到他手中捏着一条内裤的一角。那是一条洁白的棉质内裤,色泽已然泛黄,特别是正中的位置,有一小块区域残留着明显的污渍。

林白弯着嘴角笑道:「这是董妍卿穿过的内裤,上面的污渍是她流下的淫水。」
听他如此一说,我心里登时一急,双目睁得老大,却听林白又说:「当然了,
也有可能接触了我的精液,如果你需要的话,一百块钱卖给你。」

我的老脸涨得通红,双眼用力地瞪着他,他是在故意羞辱于我。我想要用拳头回复他。
正当我蓄势待发之时,忽然听到手机里传来一声舒适的呻吟。我情不自禁地看了过去,只间董妍卿已然转过身来,卖力地为林白口交,而在屏幕的一角,似乎有一条白色的内裤。

我的肉棒更加地硬了,过了许久,我终于从怀中掏出了一百块钱。林白接过钞票,哈哈大笑,顺手将内裤丢到了我的床上,然后逍遥离开了宿舍。

我将董妍卿穿过的内裤捧在手心,将鼻子凑过去,用力嗅着她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是一种骚味,也许与厕所里的骚味相比并无二致,但是在当时我看来,却是人间最美的味道。

只是,也许里面也有林白精液的残渍,但是欲火中烧的我早已放下了所有的自尊,我情愿相信这只是董妍卿穿过的内裤,它曾经紧密接触过她的阴户,沾染着里面流出的液体。

视频里林白高举董妍卿的双腿,硕大的肉棒重新进入了那神秘的所在,他卖力地抽插着,两人的脸上俱是销魂的表情。

我快速退下裤子,将董妍卿所穿过的内裤紧紧的缠绕在我的阴茎之上,随着视频里的节奏用力套动起来。

于是三个人同时达到了高潮,林白的精液射到了董妍卿的脸上,而我的精液,射到了董妍卿穿过的内裤上。

视频的最后,林白拾起角落里的内裤,擦掉了董妍卿脸上的精液。



(三)没有资格戴的绿帽子


后来,出乎我的意料,林白竟然和孙甜甜确立了恋人的关系,两人出双入对,异常甜蜜。孙甜甜的脸上总是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螓首时常紧紧靠在林白的肩旁,丝毫不理会别人异样的眼光。

每当这个时候,林白总是骄傲而轻蔑的看向我,我这才知道他对我的恨意究竟有多深,他竟是在报复我。

更加过分的是,林白竟然将孙甜甜带到了我们的宿舍。

那天夜晚,也不知他是如何瞒过了楼管阿姨的眼睛,总之他是挽着孙甜甜的小手,大摇大摆地的走了进来,然后锁上了门。

当时我刚刚洗漱完毕,惊讶得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如梦似幻。

林白从我的床上抽下一只白色内裤,在孙甜甜面前晃了一晃说,你看,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董妍卿的内裤。

孙甜甜掩嘴咯咯直笑,白玉似的脸蛋儿上升起了一丝可爱的红晕。

我的脸立时涨得通红,冲他吼道,你胡说。

林白冷笑着将内裤扔回原处,揽住孙甜甜的纤腰,柔声道:「甜甜,你不介意我们在这里亲热对吧?」

孙甜甜羞涩的缩在他的怀里,颤声笑道:「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愿意。」

我的大脑仿佛遭受了一记重锤,轰鸣声震耳欲聋,接下来两人说了些什么也没有听清楚。
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别的男人肏,这也许是我今生最大的耻辱。我的心止不住的颤抖,仿佛随时都会碎掉。然而,我的内心深处竟也隐隐有一些期待,因为这样一来我就有了机会能够见识孙甜甜的肉体。

不知何时,两人已然拥吻在一起。我将头埋在被窝里,想从这个世界中逃离出来,但是下体却不争气的硬了起来,硬如钢铁。

我一只手不由自主伸进了裤裆揉捏起来,另一只手却悄悄揭开了一条缝隙,透过缝隙,清晰的看到搂抱在一处的男女。

林白已经一丝不挂,他身材修长,健硕有力,肌肉棱角分明,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而他怀中的孙甜甜也只剩下了一条内裤,一对白腻腻的玉乳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上。两人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难道是充满力量的小麦色,女的是甜美的乳白色,不得不说,不管自己愿不愿意接受,两人当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我吞下一口唾沫,感觉身体所有的气力都聚集于脑部,然后飞速地膨胀,搅乱了所有的意识。在昏胀大脑的驱使下,裤裆里的手儿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蹂躏着自己的肉棒。

林白仿佛听到了身后的声响,回头邪笑道:「甜甜,他在打飞机呢?」孙甜甜双手拍打着他的肩膀,羞涩地道:「你好坏啊。」

林白立即叼住了她的樱桃小嘴,舌头灵敏的探入,用力吮吸起来,发出的声响在夜晚的寝室里格外清晰。

林白左手剥下孙甜甜的内裤,炫耀道:「张森,这条内裤值两百块么?」

「啊,这个很脏的。」孙甜甜伸手去勾林白手中的内裤,林白却将它高高的举起来,仿佛在炫耀自己的一件战利品。

「值!」我颤抖着说了出来,声音非常微弱。

我期待着林白将内裤丢到我的床上,然而他却是哈哈大笑,将内裤丢到了身边。

我心中甚是失落,但欲火却更甚方才。

只见林白分开孙甜甜修长而饱满的双腿,硕大的肉棒刺入了黑森林深处的肉色峡谷中,他熟练地耸动着腰部。只见他的肉棒一进一出,渐渐湿润,紫红色的鬼头上沾染着甜甜的体液。

我恨极,怒极,于此同时自家肉棒也是硬道了极点。

孙甜甜的胴体终究是美丽的,完美的S型曲线,无论乳房还是屁股,虽然并不肥大,但看起来白嫩酥软,肉颠颠的充满了活力。她有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时更是充满了柔情蜜意。高高的鼻梁如玉雕琢,上面挂着一滴晶莹的汗珠,樱桃小口更是美得诱人,正被林白温柔的噙住,舌头搅动,如同雨打娇花。

甜甜的双腿被压在胸前,浑圆的屁股向上撑起。我双目贪婪地攫取她的曲线所带来的冲击,同时又极度矛盾的看到了甜甜股间飞速抽插的大肉棒。

目光触到林白肉棒的时候,我的心咯噔一下,这是怎样的一条肉棒啊,无论粗细还是长度,竟然都是我的两倍。我下意识地捂住了裤裆,生怕自己肉棒会窜出来被甜甜看到,虽然从始至终她从未看过我一眼。

林白的动作越来越纯熟,没有丝毫凝滞,肉棒连续不断地冲击着甜甜圆润的臀部,甜甜随着他冲击的节奏轻声呻吟,美眸迷离。

林白的肉棒在我心爱的女人的蜜穴里狠狠地抽插了数百下,飞溅的淫水打湿了原本茂密的黑色的草丛,于是我更加清晰地看到了甜甜的两片阴唇紧密地贴合着林白的肉棒,温柔缱绻,轻轻地蠕动,虽然肉棒暴力的挞伐,每一次都大力插入深入,但那蜜穴始终紧紧地将它含住,仿佛在吮吸,在吸纳。甜甜承受着刚硬的征服,用温柔和柔韧将林白紧紧的缠绕。

「张森,你想要甜甜的内裤么?」

「要,多少钱我都要。」我感觉自己已经被一股情欲所控制,因为我爱眼前的甜甜爱的疯狂,尽管她正在被别的男人肏,却也无法剪灭我的丝毫热情。

我多么希望在她的檀口中搅动的是我的舌头,多么希望抚摸着她如缎肌肤的是我的双手,多么希望在她阴道中飞速抽插的是我的鸡巴。然而她柔美纤弱的身子却实打实地被林白健硕的身子压住,他跨骑于孙甜甜身上,辛勤的耕耘那片日渐肥沃泥泞的田地。

林白抱住甜甜的双股,一翻身坐在了床上,于是孙甜甜便骑在了他的身上。

林白牢牢抱住甜甜肥美的臀部,腰部猛烈耸动,将一根大肉棒舞地风生水起,有节奏地搅动抽插。

「小白,你好棒啊……啊……你的肉棒太厉害了呢。」甜甜的声音失去了控制,然而依旧清脆温柔,煞是动听。

林白选择的新姿势似乎是为了能够让我更加清晰地看到两人的交合之处。淫液从甜甜的蜜穴中潺潺流出,顺着林白筋肉虬结的肉茎流到了两颗睾丸上,然后滴到了床铺之上。

那是从甜甜体内流出的液体,必定沾染着她的温度,她的气息,那一定是最美丽最神圣的液体,纵使它必定裹挟着腥臊的淫荡的气味,但我还是极度渴望能够接受它的滋润。那可是甜甜的淫液啊,我产生了想要舔吮的冲动。

然而此时甜甜阴道中流出的淫水却尽数流到了一个肮脏男人的生殖器上,我咕咚着喉咙,将目光上移。于是我看到了甜甜随着林白鸡巴的抽插而微张微合的屁眼儿,也就是她的肛门。

此时此刻,在我的心目中,甜甜的屁眼儿已经是她最圣洁的地方,因为除此之外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在被林白所亵渎。

「四百块!」林白举起了甜甜的内裤,向我挥手。

我努力屏住气息,从钱包中掏出仅剩的四张钞票,丢到了床下。林白哈哈大笑,将内裤扔了过来。无独有偶,甜甜的内裤恰好落到了我的脸上。

「甜甜,我终于能够与你亲密接触了。」我兴奋地嗅着甜甜的内裤,仿佛将头埋到了她的两腿之间,右手情不自禁地开始撸动龟头,一吸一呼之间,一股快意如电流般遍布整个身体,我粗喘气息,抖动着身体射出了精液。

而林白,依旧在肏着我爱的甜甜。那一刹那,我对自己说,两人只是身体的接触而已,甜甜依旧是最纯洁最美丽的女孩儿,我依然爱你,我会用我的爱感动你,让你心甘情愿地投入我的怀抱,我会用我的全部生命去爱你,不管你被谁肏过。

林白的肉棒忽然更加剧烈的钻刺,仿佛一只电钻,双手紧紧搂住了甜甜的柳腰。

他快活地呻吟,她也快活地呻吟,两具身体纠缠起来,浓稠的精液灌入了甜甜的蜜穴,然后又流了出来……



(四)求爱


在连续很长的一段时间,甜甜每天晚上都会来我们寝室与林白做爱。他们的亲热也越来越娴熟,甜甜从一个羞涩的少女变成了一个主动索取的欲女。我也总在他们高潮的呻吟声中射精,虽然会感到嫉妒和愤怒,但我丝毫没有减弱对甜甜的爱意,因为我了解林白,他终有一天会对甜甜的身体感到厌倦。

那一天很快就来到了,当时我正独自一人呆在寝室里,手里拿着甜甜的内裤紧紧的缠绕在自己的肉棒上,刚刚撸动了一两下,甜甜就推门而入。她的突然出现吓了我一大跳,内裤落在了地上,鸡巴就在甜甜面前晃动着,上面还挂着一丝亮晶晶的液体。

我手忙脚乱地提起裤子,脸上羞得火辣辣的,我的迷你肉棒在甜甜的面前实在是拿不出手来,因为她毕竟曾无数次在林白巨硕的肉棒下婉转承欢,二者之间的差距实在太过明显了

甜甜初时一惊,随即掩嘴轻笑,道:「你……你真是的,竟然偷偷拿人家的内裤打飞机。」
我感觉自己的脸越来越涨,越来越热,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往日使用甜甜的内裤打飞机毕竟是躲在自己的被窝里,哪像现在被人家碰了个正着。我尴尬的系上裤子,摸着脑后勺道:「林白没有陪你么?」

提起林白,甜甜那一双明亮的眼眸蓦然一黯,继而渗出了晶莹的泪水,凄婉欲绝。此时的甜甜分外柔弱,我登时想要将她揽入怀中,却又受阻于她对于我的视若未睹。

「他要跟我分手……他说他喜欢上别的女人了。」甜甜终于哭出了声响,她无力地蹲下,双手掩面,泪如雨下。

我不知道如何安慰甜甜,只是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背,希望她能够用泪水将所有的痛苦和不快洗刷掉。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一日一夜,又如一生一世,甜甜终于哭干了泪水,抽泣着站了起来。她坐在林白的床上,抱着枕头道:「我就在这里等他回来,我要向他问个清楚。」

「甜甜,像你这样的美女根本没有必要为林白这种人伤心。」我支支吾吾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其实,林白从一开始就只是想跟你上床而已,他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喜欢你。」

甜甜柳眉一横,怒道:「难道你不也只是想跟我上床?」

我尴尬至极,急忙挥手道:「甜甜,不是的,我……我……是真的爱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笑话,难道我让你舔我的屁眼儿你也愿意?」甜甜十分不屑的说道。

我心里仿佛瞬间敲响了一面大鼓,纷乱嘈杂,难以控制,我用力吞下一口口水,想起来以前甜甜骑在林白的大肉棒上,林白在下面用力地冲刺,甜甜的菊花就会有节奏的一张一合,那时候,我是多么渴望能够一亲其芳泽。

「我……我……当然愿意。」我鼓足了勇气,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甜甜惊讶地看着我说:「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但没想到你会这么变态。」

甜甜的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味,因为哭泣而愈显柔弱的身子在我眼中变得更加性感,我心儿荡漾,情不自禁地跪在她的面前,说道:「甜甜,这不是变态,而是我对你永恒的爱意,你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最珍贵的,也是最美丽的。」

我俯身亲吻甜甜的如玉小脚,舌头热情的舔吮她美丽的脚趾甲。

甜甜身子一缩,将双腿抽了回来,冷冰冰地道:「我是小白的人,你不要痴心妄想了。」
「但是他根本不会珍惜你的」我扑向前,捧着甜甜的脚发誓道,「甜甜,做我的女朋友吧,我一定会珍惜你的。」

「不要!」甜甜说地斩钉截铁。

「那……那……让我为你舔屁眼儿吧。」我粗重喘息着,眼中是满满的欲望。

「滚开,你这个变态」甜甜飞起一脚,鞋底正中我的鼻梁,她用力踢开了我,道,「说到底你也只是贪图我的身体而已。」

「不是的。」我跪在地上,挥舞着双手,重新抱住了甜甜的双腿,头往她的裙下钻去。我爱她,但不知道如何去证明。在甜甜面前的我是卑微的,我不敢奢望拉她的手,亲她的嘴,更不敢想像林白那样肏她。但如果有一天我可以的话,我也只希望能够给她带来高潮,而不会在意自己的感受。而现在,我只配舔甜甜的屁眼。而且我渴望舔甜甜的屁眼,让她感受到我对她的爱意。

「对了」方才还在哭泣的甜甜忽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把屁眼儿献给小白的话,他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我绝望地僵住了,脑海中想象着林白的肉棒肏甜甜屁眼的情景,一时愤怒至极,直欲吐血。
就在这时林白推门而入,脸上依然是邪恶的笑容。他向甜甜摇了摇手,道:「甜甜没用的,我忘了告诉你,我是一个极度讨厌肛交的人,因为那里太脏了。」

转而向我道:「张森,你果然对她一往情深,还要舔她的屁眼儿,真是重口味啊。」
甜甜看到林白进来,满脸都是喜乐之色,但听他又如此一说,不无担忧的道:「小白你不要误会,这都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我对你此心不渝,我的身体只是属于你一个人的。」

「是么?」林白伸手托住甜甜的下巴道,「既然如此你就让他舔舔屁眼儿吧。」

甜甜愕然,以为自己听错了话。

「怎么,不愿意?」林白冷然道,「我很想看看他舔屁眼儿的丑态呢。」

「愿意,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甜甜说着便像一条母狗一样趴在了床上,将屁股高高地翘起。林白将她的裙子向上一翻,然后顺手拉下了甜甜的粉色内裤。

甜甜玉腿轻轻舒展,将内裤褪了下来,丢到了床边。

林白双手掰开甜甜肥嘟嘟的肉臀,笑道:「来吧,这就是你梦寐以求的地方呢,不过甜甜是我的女人,想舔的话就要跪下来求我,张森你跪下来求我啊啊,
哈哈……」


(五)爱意


虽然用力向两边掰,但甜甜的屁眼儿还是紧紧闭合的,但隐约能够看到里面红色的嫩肉。屁眼儿的下方是一丛黑色的弯弯曲曲的毛发,其中一团肉馒头微微鼓起,一条粉嫩的肉缝从中划过,透过黑色森林,隐隐约约可以看清全貌。

这就是甜甜完美的下体,她属于眼前这个嚣张的男人,但他却不懂得珍惜,弃若敝履。而我日日夜夜无时不在渴望能够爱抚她,珍惜她,此时内心一团烈火燃烧起来,情欲的火焰一直向上窜,渐渐湮没了我的大脑。

噗通!额头重重的碰到了地板上,我沙哑着嗓子喊道:「求求你,让我……
舔甜甜的屁眼儿。」

林白哈哈大笑,笑得腰都弯了下来,他按住我的头骂道:「你真他……妈的是一个大孝子啊,好吧,我让你舔,让你舔个够,反正我也肏腻味了。」

得到了这具身体主人的允许,我立即将脸凑到了甜甜的屁股后面。一股温热的骚气立时扑面而来,我颤抖着伸出舌头,缓缓地接触到那一朵美丽的菊花。

甜甜的肛门带给了我一种久违的幸福感,在舌尖沿着屁眼儿周围划过数圈之后,我将整张脸都用力贴到了甜甜肥美的屁股上。我的脸贴着她的臀肉,饱满而富有张力。舌尖如同一只锥子,用力刺向屁眼儿的深处,双唇则是贪婪的包裹着甜甜的整个屁眼,有一种想要将其吸入的冲动。

甜甜屁眼儿深处的肉壁富有张力,我的舌头经过一阵胡乱的钻刺探索之后,也只是在外围打转。甜甜身子微晃,脚后跟挪动的过程中触到了我硬如钢铁的肉棒。我登时心乱至极,慌不择食,嘴巴用力吮吸起来,在我的脑海中,我是在与甜甜接吻,我嘴巴与她的屁眼紧密地贴合,舌头出动,来回探索舔弄她隐秘的部位,这与我而言是一种莫大的幸福,这一刻我当真感谢林白,若没有他,我连接触甜甜屁眼儿的机会都没有。

我用力的抱住甜甜的屁股,忘情的与甜甜的屁眼儿接吻,于此同时是一种对林白奇妙而强烈的感激,于是双腿更紧实的跪在床上。

这是,林白似也被激起了性欲,他掏出自家大肉棒,凑到甜甜嘴巴,命令道:「快,把他含进去。」

甜甜美眸迷离,如同注视神灵一般注视着林白的肉棒,香舌从睾丸底部,一路向上舔动,直达龟头马眼处,继而檀口张开,肉棒顺利而熟稔的滑入甜甜的喉咙之中。

林白硕大的肉棒上青筋暴涨,光是紫红色的龟头就填满了甜甜的半张嘴,甜甜卖力地吮吸舔弄,仿佛在品味天下最美味的东西。而她的眼中的神色,分明是是无尽的崇拜和依赖。

「小骚蹄子,喜欢我的肉棒么?」林白骄傲地问道。

「甜甜喜欢小白的肉棒,还有两颗性感的蛋蛋。」甜甜呜呜的叫着,吞吐的速度更快了一些。
「想要我用肉棒肏你的话就喊他爸爸。」林白挥舞着巨大的肉棒,紧拽着甜甜的头发。
甜甜更是情热如火,殷红的嘴唇吸吮着棒身,腻声道:「好爸爸,快来肏你女儿啊。肉棒爸爸,我爱你。」

我听到林白得意地笑了,继而腰部一疼,一股大力将我撞飞出去。我从地上爬起来,看到了林白将甜甜按倒,将她双腿高高地扯起,于是甜甜私处肉缝的两条唇瓣自动向两边分开了,似是在等待肉棒的侵入。

林白手按肉棒,龟头顶在了蜜穴边缘,上下滑动,待一丝粘液均匀的涂抹在了龟头之上,林白腰部一沉,肉棒尽根而入。

林白腰部耸动,开始大力抽插起来,床儿咯吱咯吱地怪叫起来,仿佛随时都会散架一般。
我的目光紧紧地盯住二人的交合之处,只见甜甜的蜜穴紧密地包裹着林白粗巨的肉棒,肉棒飞速的进进出出,在林白肉棒的强烈搅动之下,感觉甜甜柔弱的身子随时会被撕裂一般。

然而甜甜置身林白的胯下,感受到他爆炸般的力量,身体里充盈着无穷无尽的快感,她体味着每一次抽插都会令自己掏心掏肺的肉棒,口不择言地浪叫起来。

「呜呜……肉棒爸爸好厉害,肏死女儿了。甜甜爱死肉棒爸爸了,呜呜呜……呜呜呜……」
于是林白抽插的频率更快乐,捻转挺刺,在如磨盘一般地甜甜的臀部尽情发挥着自己男性的力量,攫取着蜜穴深处神秘莫测的快感。

淫水与床单一色,鸡巴共阴毛齐飞。其淫靡之态先贤早有描述,我不再赘言。

却是到了最后,林白浑身巨震,浓白的精液突突突如机关枪一般飞速射出,大量精液盛满了甜甜的小穴。

林白从甜甜身上爬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此时他雄性健硕的体魄更加地耀眼了。
甜甜身上亦是香汗淋漓,双眼迷离,私处红肿不堪,淫靡至极,有精液混合着淫水流了出来。
「小白,帮我把包里的避孕药递给我。」甜甜温柔的对林白道。

林白向我努努嘴,示意我取避孕药递给甜甜。我心里微动,走过去,跪倒在甜甜面前,道:「甜甜你蹲起来。」

「为什么?」甜甜喘息着问道。

「避孕药对身体有害,快蹲起来让精液流出来。」

甜甜闻言诧异地看着林白,林白亦是十分惊讶,愣了半响方道:「你就按他说的做好了。」
于是甜甜蹲了起来,狼藉不堪的蜜穴正对我的脸部,于是一股股精液与淫水混合而成的液体流了出来。

「全部流出来了么?」

「里面还有好多啊。」甜甜咯咯笑着应道。她微笑的时候,娇躯扭动,肥美的私处微张微合,似在向我打招呼。我心里一颤,张口含住了甜甜的两片阴唇,舌头探出,从中分开。

我用力吮吸,于是又有一股股数不清的精液和淫水流入了我的口中。我贪婪地吮吸着,我不能让甜甜受到一点点的伤害,以前是我疏忽大意,而且不够勇敢。

从现在开始,我要保护甜甜,而且让她感受到我的爱意。

与此同时,一股幸福的味道从嘴唇向周身蔓延开来,那是甜甜的淫水,那是她的蜜穴深处分泌的液体,如今我有幸能够品尝其滋味,即使混合着的林白的精液,也经过了与其蜜穴的亲密接触,里面饱含着甜甜所特有的气息啊。

我忘情的亲吻,舌头不断向伸出探索,同时用力吮吸。嘴里舌间充满了粘稠的感觉和腥臊的味道,这仿佛是我的动力,只让我更加卖力的将甜甜体内的所有精液都吸出来。然而林白这一射实在惊人,仿佛如何也吸吮不尽。

两人皆被眼前之景所震撼,最后还是林白首先从惊讶中回过神来,道:「啧啧,甜甜,她好猥琐呢,你们两个当真是天真一对。」

「不」甜甜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双腿,「小白,我们才是天生一对。刚才你也很舒服,难道不是么?」

林白笑道:「老实说吧,我新女朋友的口活很好,而我对你的身体也已经厌倦了,这就当是最后的一次吧。」

「求求你小白,不要离开我,我的口活也很厉害的。」甜甜哀求道,「你再试一次,我的口活不会输给任何人的。求求你,再试一次的话你一定会满意的。」

林白无奈地叹道:「也好,瞧你这淫贱的模样,好吧,好好侍弄你的肉棒爸爸。」林白再度把肉棒凑到了甜甜的嘴边。

甜甜脸色涨得通红,不知道是因为林白的话刺激了她还是因为下体传来了异样的感受。
甜甜双手捧着林白胯间的一团,香舌来回舔弄,其粉嫩的颜色与林白裆下之物的紫黑之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只见甜甜扶起疲软的鸡巴,轮流将两颗卵蛋吞入口中,林白受到一股温热气息的刺击,舒爽地叫了起来,肉棒于是很快重展雄风,硬如钢铁,整条鸡巴贴在甜甜的脸上,仿佛帝王的临幸。

甜甜仰着小脸,捧着硕大的肉棒贴在自己的脸上,无限陶醉地道:「甜甜爱死小白了,甜甜爱死肉棒爸爸了,甜甜要好好服侍肉棒爸爸,甜甜不要肉棒爸爸离开甜甜。」

只见檀口一张,叼住了肉棒,顺利地吞入了口中。甜甜双手抱住林白的屁股,螓首上下套动,檀口吮吸,香舌撩拨,每一下都是深喉,极其用力,刺击地她脸色更加地红了。

我正卖力吮吸之时,忽觉甜甜的全部体重都坐到了我的身上,我的心跳得更加剧烈了,牢牢锁住甜甜的双腿,嘴巴胡乱的吮吸,舌头来回乱窜,已然分不清蜜穴还是屁眼儿,忘记了自己的目的,只是贪婪的攫取甜甜下体的味道。

「呜呜……呜呜……」

甜甜一边熟练地吞吐,一边用充满了柔情蜜意的眼神注视着林白。

林白双手紧紧揪住了甜甜的头发,呵呵笑道:「」瞧你这淫贱的模样,连一条母狗都不如,离开了老子的肉棒,恐怕你脸一天都活不下去。「

「呜呜……呜呜……」

「老实跟你说吧,老子只是肏腻你了,老子让你舔我的鸡巴只是可怜你,可怜你这只淫贱的母狗。你的身体我已经玩腻了,你要离不开我的话,就去买一个我的肉棒的模型。」

甜甜听林白无情话儿不断冒出,脸色大变,不由停下了套动。林白却正在兴头上,牢牢抓住甜甜的头发,向上掰着,腰部松动,于是变被动为主动,硕大的肉棒便在甜甜的小嘴里大力抽插起来。

肉棒每一次都强有力的冲击着深喉,甜甜招架不住,呛得咳嗽起来,大量的口水顺着鸡巴流了下来。她的娇躯也不断抖动着,似是承受不住肉棒的强烈冲击。

然而林白仿佛不觉,依旧按既有的速度抽插,半个小时之后才抖动着身子,将无数的精液射入了甜甜的口中。于此同时,两行清泪也从甜甜的双眸中不断落下。

林白冷笑一声,将龟头在甜甜嫩白的脸蛋儿上擦拭着,最后将肉棒收回了裤裆内,冷笑道:「小婊子,我肏够你了,不要再求我了,说着便离开了寝室。」

这时甜甜从我的身上滚落下来,倚在墙角不断抽泣着。我走过去揽住她的柳腰道:「甜甜你不要伤心了……」

话未说完,甜甜嫩偶般的手臂缠上了我的脖子,说道:「你……你……不会嫌弃我么?」
「不会……永远都不会,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最美丽的,最纯洁的女孩子。」

「那好,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了。」甜甜泪如雨下,有伤心,有难过,但也当真有着一丝的快乐。我兴奋至极,胸膛快要炸开了一般,我紧紧地楼主了甜甜,向她的樱桃小嘴吻去。

于是两个人纠缠着舌吻在一起,大量的林白的精液在我们两人的嘴里来回流动,包裹着我们纠缠的舌头,也有的顺着嘴角流了下来,润滑了我们紧紧接触的肉体。

我们忘情的激吻,林白残留的精液沾满了我们全身。而我的肉棒也不知何时进入了甜甜的蜜穴之中,经过林白精液的润滑,我的肉棒与甜甜蜜穴里的嫩肉紧密接触起来。

我们紧紧地搂住,用尽了世界上所有的力气,我们亲吻着、爱抚着,我们做爱。我们的头发上,嘴里,脸上,身上,以及生殖器上,到处都沾满了林白的精液。但我们依旧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彼此的爱意。

不知何时,我的肉棒也射精了,尽数射到了甜甜的蜜穴里,此时此刻,我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25205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