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她最喜欢被他爱的感觉

她最喜欢被他爱的感觉


无论是他的双手抚摸过她全身,还是他的双唇亲吻过她所有的肌肤,最令人消魂的就是他挤入她体内的那一刹那,那么的硕大,那么的灼热,又硬又热的撑开她紧合的花瓣,强悍的顶入,将她小小的穴儿填塞得满满的,滚烫的熨热着她最私密敏感的地方,带来那么大的刺激与兴奋,每每都是在刚入口的瞬间,她就可以达到高潮,坠入那无法形容的完美激情世界。 接下来是他强而有力的抽动,先是深深的戳到她最里面,重重的撞击上她柔弱的花蕊,硬是将那嫩蕊给迫开条缝隙,好接纳他那样强硬的火烫龙首,然后缓慢的退出,少了他强悍的压力,她会立即紧紧收拢,那些晶莹的爱液会全部被他抽离时飞溅而出,濡湿了她的臀瓣与他的龙身。 他再有力挺进,再次强迫她张开,撞入蕊心,抽出,带出汁液,一遍又一遍,缓慢强硬,直到她被逼得难耐的哀求,他才会加快速度,加重力道,沉重的戳顶,飞快的抽送,大手突然恶劣的揪起她充血不禁挑拨的花核,用力的拧捏,残酷的弹击,换取她娇穴无法克制的紧紧抽搐。 哪怕她快乐得哭泣出来,因为受不了太刺激的撩拨而颤抖哀求、哭叫,他也绝对不会给予任何仁慈,而是放纵他野兽般的欲望,尽全力的压榨她所有的热情,利用她可以让任何男人疯狂的花穴儿带给他无上的快感。 她被折腾得疯狂,娇躯已极度敏感,无论他的任何动作,甚至是摩擦着丝绸的床单,都会引发她的快慰。 他也已经疯狂,动作恣意而肆虐,用同一种姿势就可以玩得她高潮连连,哭喊着求饶,最后还是只能呜咽的在他冲刺下迎合扭动,乞求他更狂野的占有,欢迎他更粗野的冲击。 他接近蛮横了,拍打她甩动的雪乳,无情的扯开她的双腿,大力的虐待她的肉核,手指重力戳击她的后庭,还用两根手指在那几乎不可能张开的菊花穴内扩张深捣。 他的巨硕在她的花穴里已经摩擦捣弄得让她嫣红潮湿无比了,快速的冲刺将透明的汁液给捣成白沫,流淌在两人摩擦的私处,那样的暧昧放荡。 她无力的流泪,激流般的快感席卷不停,她全身都因高潮而痉挛,他却不见任何疲惫,径自的深捣她的密穴,那样的深,都强迫的顶入她子宫口一个头了,还要再往里戳进去。 她摇头哭叫,小肚子都被他可怕的庞大蛇茎给戳得鼓起来,那一挺一挺的凸起,正是他肆虐的源头,也是她全身都酥麻快慰的冲击点。 那样的快慰啊!火辣辣的高潮一波又一波,她整个人都被顶起来了,每一下他的茎头戳入子宫,她都会全身收缩一次,快乐得无与伦比,只能哭着尖叫。 就在她的子宫口都要被撑开得接受他的庞大的时候,他终于稍稍餍足,后背的肌肉结实的贲张,野兽般的咆哮,滚烫的精液喷射而出,喂满了她小小的子宫,也烫得她再次哆嗦,爱液多得都顺着他青筋环绕的巨茎四处飞溅,如果他这个时候退出,她的汁水会喷满整张床,最后才会抽搐着慢慢停止。 他很喜欢看她射,一旦那爱水减弱溅射的势头,他会残虐的拧扯她的花核,好让她喷得更远更多。 就在她的花穴儿流淌着潮水,哆嗦着收拢时,他会将她突然翻个身去,从后面猛的将自己再度勃发,紫红粗长还带着经脉勃起的可怕硬棒,以最野蛮的动作冲进她敏感得不得了的缝隙,以让她呼吸都被哽住的速度,一开始就蛮横戳捣,以着弄烂她的架势,让她在无法承受的快慰中昏厥。 “邪,你送鸟儿回公寓好么?”温柔似水的呼唤轻轻响起,一个相貌柔美的女人微笑的朝客厅里坐着看电视的丈夫道。 被称为邪的男人身形高健完美,一张俊脸出色夺目中带着丝邪魅的感觉,听见妻子的请求,无边眼镜下,那双深邃漆黑的眼眸飞快的闪过异样的光彩,没待任何人发觉,便转为平和,“恩。”懒洋洋道,支起高大的身,“走吧。” 低沉浑厚的嗓音性感得叫所有女人都为之倾倒,可客厅一角的娇小女孩子却在小小的脸蛋上明显泛出害怕和期待的矛盾神情,“大姐……我可以自己回去的……”偷偷瞄向已经走到玄关的宽厚高壮背影,脸儿浮现出浅浅的红晕,快快的移开了目光。 “乖,鸟儿。”客厅没开大灯的昏暗,让娇柔的女人没有发觉妹妹的不安,只是浅笑道:“快11点了,你姐夫送你,我才放心得了呢。” 门边的男人穿了鞋,转身,凌厉的眼瞥向那快缩成一团的小人儿,眼镜片后的目光是势在必得的狂妄,“小鸟。” 醇厚的呼唤平静无波,可她却分明听出了其中的威胁,倏的跳起来,她慌忙道:“那我走了,大姐,晚安。”小跑到门边胡乱的穿上鞋,身边男人的强大存在感,叫她心慌意乱,出了门,刚要进电梯就差点绊倒。 跟在她身后的男人快手勾住她的细腰,待电梯门合上,才低低笑了,“这么紧张?我的小鸟儿,你害怕什么?”邪佞的气息充斥着整间小小的电梯,他完全没有身为姐夫的自觉,而是放肆的自她背后紧贴住她,甚至将她压向冰冷的电梯镜墙。 感受到他强壮的身躯,她连耳根子都红透了,不敢乱动,也不敢看向镜子里两人暧昧的身影,她低下小脑袋,微弱的抗议:“姐夫,不要……” “不要什么?”他有趣的瞧着镜子里她红红的小脸,大手狂妄的由她纤细的腰肢,滑下,撩起她的裙子,直接抚摸过她细嫩的大腿。 她全身一颤,害怕的低叫起来:“姐夫!”这里还是他家公寓的电梯啊! “嘘,我只是检查一下。”他低下头,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畔,叫她腿都软了,大手熟悉的滑入她双腿间。 她反射性的合拢双腿,怕极了他侵犯姿态十足的动作。 “张开。”他冷酷道。 她不敢反抗,只得羞耻的闭上眼,微微张开了腿儿。 “这才乖。”他满意的给予赞扬,手指灵活的隔着她薄薄的内裤,触摸着,濡湿的感触让他微笑,“一直都是湿的?” 她无法开口的轻轻点头,整个人因为羞耻和别的因素,软软的后靠上了强壮的他,若不是他撑着,她会瘫软到地面上去。 “看来很刺激呀。”他轻笑,手指往下一点点,在本该是她紧合花瓣的阴穴儿小口处,摸到了个坚硬而且持续震动的物体。 他恶意的按住那个东西,往里用力一压。 “啊……”她掀眼惊叫,双手捉住他使坏的手,腿儿也再次并拢起来。 与镜子中的她对望,他看见她大眼里分明的惊慌与快慰的火花。“小东西,你怕什么呢?我教过你怎么享受呀?”轻轻一笑,他将她微弱的反抗完全不看在眼里,无名指将湿透的内裤往一侧拨开,中指立即碰到那个细细震颤的物体,“这么湿。”轻叹着,他笑了,“将腿张开,宝贝儿。” 她眨巴着大眼,熟悉的情欲原本一直细微盘旋着,可因为他的动作和警告,让那股欲望蓦然暴涨,她既害怕又期待,“姐夫,不要在这里好不好?” 他泛起抹无比诱惑又邪恶的神色,“哦?”就在她越来越紧张的时候,他忽然抽了手,“就依你一回。” 电梯门打开,他神色自若的收回她腰上的手。 她才松了口气,刚要抬脚,深埋在阴穴内的物体却猛然的剧烈震撼起来,尖锐的快慰瞬间穿越了她所有的抵抗,让她双膝一软,跪坐到地上,蜷缩成了一团。 “怎么?”他挑眉,笑意浓浓的问道。 他调动了震动的幅度!她知道,可突如其来的高潮让她全身都在电击般的快感中沉醉,无法指责,只能喘息着抬头,求救的看向他俊美的面孔。 他欣赏着她在高潮中的迷蒙眼神好一会儿,才笑着抱起才及他胸口的她,走向车子。 将她放入车内,系上安全带,他绕到驾驶座坐了,熟练的发动车子,行驶向她公寓的方向。 她依旧沉浸在快慰中,直到车身停下了,还有些恍惚,“姐夫……”他饶过她了么? “将腿张开。”他冷酷的命令让她昏沉的脑子顿时醒来,抬眼看到他残酷的眼神,才知道她的惩罚才刚刚开始。 咬住下唇,她张开了双腿,注意到车外一片黑暗,他把车停在哪里? “自己取出来。”他开了车内的小灯,可以清楚的看清楚她的每一个动作。 她为他残酷的命令心里一紧,不敢反抗的伸出颤抖的手,一手将内裤拨开,一手探向那仍在震动的东西,潮湿的液体让她甚至无法将它抓稳,连连打滑的震颤又带来格外的快慰。 他侧身而坐,仔细的看着她的动作,薄唇带着微笑:“湿成这样,很快乐吧?” “姐夫……”她虚弱的叫道,他下流的话总是带给她巨大的刺激,花瓣收缩,她总算抓紧了那深埋的东西,慢慢的往外拔起。 那是一根仿造男人阴茎的硕长橡胶假阴茎,黑色的粗大茎体被丰沛的汁液儒湿得闪闪发亮,随着茎头的最后拔出,一股晶莹的液体甚至飞溅了出去,飚射上车内的纯白毛毯。 当那巨大的压迫终于撤去,她松了好大一口气,塞得满满的小腹也总算轻松了些,快感不再过于强烈的叫她轻叹出来。 他低沉而笑,“看起来,戴了两个小时的效果还不算太坏呀。”接过那根湿淋淋的假阴茎,他端详着汁液的浑浊度,“跟你姐吃饭的时候,高潮了没有?” 羞耻涌上心头,她无声的点头。跟他和姐姐一起吃饭,下身小嘴里填着根一直震动的巨大假阴茎,那刺激是无与伦比的,她甚至还达到了两次高潮。 “你姐还以为你发烧了。”他笑着将假阴茎搁置一边,“你这个妹妹,可真够淫荡的。”修长的手指探出,触到那依旧颤抖的小巧花穴时,她还强烈震动了一下,小嘴又开始吐出爱液。 “为了你的淫荡,你要我怎么惩罚你呢?”他慢慢将长指顶入,带起她弓腰低喊。 “呀……姐夫……”她羞红了脸,衣着完整,下身却被他掌握的感觉好羞耻,尤其他还是姐姐的丈夫…… “知道我是你姐夫,还这么兴奋?”他笑,“小骚货。”突然抽出手指再重重一戳。 “啊……”她尖叫扭腰,大眼儿眯起来了,经过刚刚的高潮,她根本敏感得禁不起任何撩拨,“姐夫,不要……” “还敢违抗我?看来我要好好处罚你才行。”他话音一落,手指便开始灵活的一曲一勾,熟悉的在她紧密的花穴敏感点抠弄。 她捉紧靠椅,小腹一缩一抬,他的手指轻易的引发了强烈的快慰,很快的,白热的闪电袭来,她用力抬臀抵住他的指根,再度达到了高潮。 “一根手指就高潮了?”他嘲笑着,抽出湿漉漉的手指伸到她喘息的小嘴里,“舔干净你的淫水。” 她无法反抗他邪恶的命令,握住粗大的手腕,她乖顺的将那根沾满汁液的手指尽可能的纳入嘴里,吸吮着,舌头围绕着指节挪动。 “什么味道?”他弯曲手指,玩弄着她温热的小舌。 她被逗得说起话来含含糊糊的,“没、没什么味道……恩……”舌头上的酥麻和他一抽一送的暗示动作,叫她不由得扭动起小臀儿,嘴里的充实反衬着小腹下面的空虚,她又想要了。 他欣赏着她性感的扭动,“底下是不是又痒了?” “恩……想要……”晶莹的唾液自嘴角流淌,她迷醉的吸吮着他的手指,脸颊微微凹陷,表情好迷醉。 “刚刚才高潮,就想要,小贱货,我不惩罚你怎么行哪?”他笑了,“坐上来吧。” 得到允许,她迫不及待的解开了安全带,跨坐到他大腿上,急切的拉下拉练,释放出膨胀的男茎。 那是一根庞大得几乎有她手臂粗壮的蛇茎,颜色深红近紫,数根青筋环绕暴张,巨硕的蛇头差不多她的拳头大小,尺寸完全超出常人所有,巨大得让人害怕,也暗示着常人无法给予的欢愉。 当灼热的温度蕴烫着手心的时候,她的心就酥了,“啊……好大……”这么的巨大,她那里小小的洞口怎么容纳得下? 他舒适靠着椅背,双手慢慢的摩挲着她雪白的大腿,“恩?” 她有些害怕他超常的尺寸,可她下面都湿了,那里的肌肉在抽搐,渴望着被充满,顶撞。 “吃了它。”他忽然往她臀瓣甩手一拍。 重重的拍击让她又痛又爽,跪坐起身,她咬住下唇,一手分开自己的花瓣,一手扶住让她无法掌握的硕大蛇茎,蛇头抵住穴口,那滚烫和压力以叫她哀叫起来,“好舒服……” “还没进去呢。”他低低笑了,“吃了它你会更快乐。” 她被他诱惑着,尽可能的张大双膝,将细小的缝穴支大,身子缓慢用力下坐,困难的将那巨大的圆棒巨头给钠入穴口。 强悍的撑裂和饱涨的填塞,叫她仰头叫起来:“呀……太大了……”可那么的烫呀!高温蕴染了她小小的穴道,无上的快感源源不断的涌起,她横下心,往下用力一坐,将那根可怕的热棍给强迫的吞了一半,强劲的摩擦和粗硕的挤压,让她立即攀越上高峰,全身都颤抖了。 他扶正她的小脸,欣赏着她眯眼享受的高潮神情,“别半途而废,还有一半在外面。” 她哆嗦着扭腰上下移动着,一寸寸的将那长物吞咽,“呀、呀、呀……太长了……恩……肚子好涨……”感觉那烫烫的巨棒撵过她深处细嫩的穴肉,深深的探压,一直到了尽头都不停止,硬是在她子宫口的花瓣处用力顶转,强迫那敏感的花蕊为他而绽放,整个茎头都挤入了她狭窄的子宫,才停止侵犯。 尽根没入的庞然巨茎完美的将她窄小的阴穴撑至最大,光是那微微的颤动和粗壮的灼热,已经叫她全身都僵硬了。 “恩,接下来呢?”他好整以暇的解开她的上衣扣子,慢慢把玩着她娇小的乳房,“别打算就这样坐在我身上一晚上吧?一会儿我还得回去干你姐姐。”邪恶的低笑着,大手滑到她被撑得紧绷的穴口,“就是用你里面的那根东西干她哦。” 她为他恶劣的话语给刺激得低叫起来,扶住他宽厚的肩膀,她艰难的抬臀再坐下,仅仅是小小的摩擦,就叫她吃不消的呼吸急促,“呀、好舒服……” “谁给你舒服的?”他继续用下流的话刺激她。 “姐、姐夫……”她苦闷的叫着,太过膨胀的男茎硬得跟滚烫的石头一样的在她穴里摩擦得生疼,又舒服得不可思议,她不禁逐渐加快了抬臀的动作,像是拿他自慰一般,“啊啊啊……姐夫……” “要姐夫给你舒服,你这个小荡妇。”他冷冷在她耳边道。 她眉儿一皱,无比的羞耻引发异样激越的快慰,让她哭了,“不……不……”就算她的理智再反对她的行为,可她的肉体已经达到了再次的高潮,让她全身都重重的压到他身上,穴里的肉棍趁机再度狠狠戳入她子宫,带给她更强烈的感触。 “爽么,小贱人?”他薄薄的唇滑过她嫣红的脸蛋,他垂眸看着她,英俊的脸却是冷笑的,“喜欢姐夫给你的惩罚么?” “喜欢……”她无法再违背体内的快感,“姐夫,请再惩罚我……”娇臀扭转,他庞大的粗棍让她好喜欢,喜欢得再也无法顾及他和她之间的关系。 他满意的笑了,“你是什么呢?” “我是骚货……呀……”她尖叫起来,只因为他突然强悍的快速挺腰,巨棒急速摩擦戳击,那激烈的快感是她自己移动时所根本无法得到的,“啊……”细腰狂扭,娇小的她在他身上被顶起再落下,每每那巨硕的茎身刚刚拔出,就又被贪婪的小嘴全部吞入。 “真是诚实又贪心的小淫女呀。”他低笑着,大手懒洋洋的滑到她娇美的双臀,揉捏着那柔软而弹性十足的双丘,中指来来回回勾画着细细的股沟。 “呀呀呀……姐夫……”小穴被用力戳刺着,敏感的股沟又被不断的刺激,那绝美的味道让她摇头眯眼叫嚷,就连唾液流出了小嘴,滑落下颌都无法控制了,“呀……好舒服,好喜欢……” 他垂眸抿着笑,借着她濡湿透彻的液体润滑了中指,有力的挺入那紧窒的后花园内,密合结实的肌理紧紧包裹住他的粗指,极力抗拒着他的入侵。 “啊……那里……呀……”她弓起腰身,似要推拒又似反抗,可花嘴里的粗壮茎体牢固的连绵戳击,他的手指悍然的转动和按压菊花里的敏感点,让她根本无法抵抗,“姐夫……那里……呀呀呀!”他在用指尖顶她的兴奋点,好厉害…… 她全身都痉挛颤抖,肌肤红润浸着薄薄的汗,美得若一具完美的性爱娃娃,尤其她狭小的性器还紧密吸吮着他的龙茎和手指,无比的快慰,是任何女人也无法带给他的。“真是可爱,你姐姐都没你这么放荡呢。”他笑着配合着下身的狂野上顶,手指在她的后庭旋转弯曲,硬是挤入了第二根长指,将她下身的第二张小嘴给撑开来。 “啊啊啊啊……姐夫……好厉害呀……”她叫着,捉着他肩膀的衣料,上下摇摆的娇躯在灯光的照耀下,最诱惑的就是那双小乳,坚挺甩动,乳波荡漾迷人。 “我可是玩过你姐姐这里哦。”他凑在她耳边一个字一个字道,忽然停止了下身的抽刺,手指强悍的深深一顶,“她那时哭着求我再用力点干她,你是不是也想体验一下你姐姐尝过的滋味呀?” 她为他放荡的字眼而刺激得剧烈颤动,“姐夫……不要说……”她无法在两人如此亲密的情况下再听见他对姐姐做过任何的事情,她受不了…… “为什么不要?你姐姐可是很喜欢我插她后面,你不喜欢么?不喜欢为什么还咬着我的手指不放?恩?”他低笑着,手指却截然不同的快速戳弄,捣出白色的泡沫,叽叽做响,“以前刚开始玩的时候,你紧得连让我动都动不了,现在都学会怎么吸吮我了,瞧,你的小屁股还会叫呢。” “呀呀呀……”她被那邪妄的字眼给逼入了高潮,紧紧包裹着他的巨龙,像是要吮干他一样的抽搐起来,“姐夫……啊……” “用手指戳这里也能高潮?你比你姐姐要强哦,她必须得我干得她合不上双腿,才能高潮呢。”他赞美着,“今晚第几次高潮了?这么喜欢被我惩罚,恩?” 她虚弱的偎依在他身上,阴穴里是他坚硬灼热的巨硕,后花里是他两根手指,全身都在颤动,高潮的美妙余蕴一波波的翻滚着,让她根本没有力气再动弹,“喜欢,喜欢被姐夫惩罚……”羞耻的说出下流的话,她知道如果否认,她会双腿都被玩到瘫软掉。 “还喜欢被我怎么样的惩罚呢?”他缓慢温柔的抽动着手指,享受着她小阴嘴紧紧的吸纳,消魂的快感自下身的长茎传来,满意得让他眯了黑眸。 “喜欢被姐夫、被姐夫……”她说不出来,只能不断挪动着小臀儿,摩挲着体内栖息的巨龙,“姐夫……求你动一动……”高潮是快乐的,可高潮后依旧被填充得满满的感觉让她很想被用力的蹂躏一番。 “动哪里呢?”他仍是慢慢玩着被他一手调教出的小菊孔。 “动、动这里。”她红着脸,稍稍抬起娇臀,小手抚摸着露出一小截的粗茎,“求你了,姐夫……”那水多得一下就将她的手染得湿透,她害羞,可欲望当头,无法再忍受下去。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渴望的小脸,“哦?那往后我要你过来你就会过来?” 她胡乱点头答应他的条件。 “底下要插东西的。”他微笑道,“这里也得喂饱才行。”手指一顶,换来她张嘴轻叫。 “姐夫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她难耐的扭腰,可无论怎么移动,都无法得到他所给予的那种惊心动魄的滋味,火热的欲望愈加煎熬了,她好想要。 “那明日放学后就来公司找我。”他握住她的细腰,轻而易举的将她抱高,粗茎拔出,少了阻碍的花嘴儿立即喷出晶莹剔透的液体。 “呀……姐夫?”她难受的低叫,没了他的存在,她空虚极了。 他微笑,整理好她的衣服,“如果明日你照我的话做了,我自然会好好的奖励你,现在,回去吧。”拍拍她红润的小脸,他毫不留情的拾掇好自己,打开了车门。 原来是在她公寓的地下停车场,她渴求的看着他,冷酷邪魅的神情叫她不敢在说什么,只好迈着虚软的步伐,带着即使是自己手淫也无法满足的欲望离去。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haoav07.每天更新!